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习近平李克强栗战书汪洋王沪宁赵乐际韩正分别参加全国人大会议一些代表团审议

返回首页

最后更新时间 - 责任编辑 - 于荣胜 今天要讲的郑松泰也是“变色龙”,不仅视戴耀廷为“政治导师”,也依靠裙带关系保住议员席位。

上一回茶餐厅讲述了《变色龙区诺轩的种属科目纲门 》,他独辟“夺权”蹊径开启政治生涯,私用公帑豢养“港独”分子,依靠裙带关系谋上位,又不惜过河拆桥与“恩师”戴耀廷分道扬镳。

今天要讲的郑松泰也是“变色龙”,不仅视戴耀廷为“政治导师”,也依靠裙带关系保住议员席位。略微不同的是,有“泰博”之称的郑松泰不仅爱犬,沉迷于声色犬马的生活,还开辟另类“犬儒政治”。

流浮山下悄悄戏鹰犬,立法会上带路纵暴行

2019年8月30日,郑松泰涉嫌“七一冲突涉嫌串谋破坏”等罪名被香港警方拘捕。被捕时,这名乱港分子正在新界西北的流浮山出席狗场活动。

港英旧日的流浮山警署,已变成有名的导盲犬繁殖基地,也吸引着不少养犬爱好者前来训犬、遛犬、斗犬。作为养犬圈名流,郑松泰爱犬如命。今年2月,爱犬“Summer”患癌病逝,一度让郑松泰伤心欲绝。

郑松泰过着声色犬马的生活,却怂恿他人走向街头暴乱。2019年7月1日,身为立法会议员的郑松泰不甘于幕后角色,他亲自带领一群暴徒洗劫立法会。

现场的监控画面显示,犹如一只导盲犬,郑松泰在立法会大楼的走廊中提醒暴徒,“我上去!二楼有狗!你哋(们)自己要小心。”

所谓“二楼有狗”,实则确认是否有警察驻守。经此一乱,郑松泰“导盲犬”“带路党”的名号不胫而走,惹得香港立法会前主席范徐丽泰、保安局前局长李少光等政界人士纷纷谴责。

“有人宁愿做港英统治下的二等公民,都不愿做香港特区的一等公民。”范徐丽泰公开谴责郑松泰等暴徒的乱港行径。

那场暴徒袭击中,三位香港回归后的立法会主席画像均遭破坏,而港英时期多名立法局主席画像却完好无损,立法会主席台上还被放置上了“龙狮旗”。

“港独”之心昭然若揭,郑松泰迅速从“导盲犬”沦为过街老鼠。这时,深谙犬道的郑松泰又耍起癞皮狗的脾气。

“(当时)只是在直播、照顾记者和提醒所有人小心。”郑松泰在社交媒体上发帖推脱责任,并反咬一口声称被“砌生猪肉”,公然指责香港媒体断章取义。

这段“带路党”的丑行,最终为郑松泰带来一场牢狱之灾。仅被扣留调查一天,郑松泰又被法官允许以两千元港币保释。

一片惊讶和愤怒声中,香港舆论又扒出“带路党”郑松泰更多的纵暴行径。他的暴力生涯至少始于2014年9月的“占中”运动,一度因带头冲击警察防线被拘捕,后获准保释。

郑松泰并不甘心做他人的枪手。2015年1月,郑松泰开始独立组织策划“反水货客”行动,大肆煽动一些小商贩参与骚乱,多次不分青红皂白地辱骂殴打内地游客。

香港爆发“反修例”骚乱后,酷爱养犬的郑松泰又嗅到了扬名立万的机会。他在社交媒体上发布《致全港警察的公开信》,不仅恐吓“下一个死亡的可能就是香港前线警察”,还以“占中”运动中遭重判的七警为例,试图挑拨和分化一线警员。

2019年7月27日,所谓“光复元朗”的骚乱中,他与黎智英、何俊仁、朱凯迪、罗冠聪等乱港头目亲赴街头,指挥暴徒投掷砖头、雨伞、灭火器等袭警,导致至少23人受伤。

2019年8月11日,香港多个街区发生暴力骚乱,擅长狡辩、精于伪装的郑松泰,又带领《热血时报》记者进行“采访”“直播”,他不仅捏造所谓“黑警暴行”,还趁机捣乱以帮助暴徒逃逸。

“爱国男”北京求学,“变色龙”返港植独

1983年11月,郑松泰出生在香港一个小商贩家庭,他自幼追求“学而优则仕”,从香港理工大学社会政策系毕业后,他一度担任民主党湾仔区议员李继雄的助理。2005年秋天,郑松泰进入北京大学,开始追随谢立中教授修读社会学研究生。

“很用功”“言语不多”,李继雄和谢立中对郑松泰的印象依旧停留在校园时代。郑松泰第一次到谢立中老师家时曾感慨,“我们家两代人在香港的住房,还没有你家的客厅大。”

看到内地取得翻天覆地的变化,有地域优越感的郑松泰心态开始失衡。这种不平衡的心态,也为郑松泰返港后“反水客”“反粤港澳大湾区”等言行,埋下思想的祸种。

不过,初到北京的郑松泰还是将尾巴藏了起来。2005年冬天,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声称,“我是中国人,我流的是中国人的血。”

郑松泰擅长伪装和变色。他的博士研究课题是《手机等高科技通讯工具对农民工生活和流动的影响》,一度让老师和同学误以为郑松泰充满“社会关怀”;他多次感叹国家发展之快,还提出想花更多时间了解内地,实则争取继续在京深造的机会。

2010年夏天,郑松泰取得北京大学博士学位,并重返香港理工大学应用社会科学系任教。

返港后,郑松泰不再是“爱国男”,一步步地露出“港独”真面孔。他时常以“香港人”“外国人”自居。2016年10月,郑松泰在立法会公开反对设立“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2019年初,《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出台在即,香港市民翘首以盼,郑松泰却站出来反诬“大湾区发展是‘贼船’”。

当今世界经济的发展,早已摆脱了过往的闭关模式。在香港理工大学讲授“香港政治经济学”等科目的郑松泰,自然不会不知道这么浅显的经济学常识。

巧借“热血”谋上位,“泰博”大展避险术

郑松泰并不掩藏他日益膨胀的政治野心。2016年9月,他在接受媒体访问时放言,希望成为“议会里面的戴耀廷”,并声称要在“十年之内爬高十级”。

戴耀廷是香港大学法律系副教授,是藏匿于象牙塔里的“戴妖”。在《戴耀廷的野猪革命》一章中,港嘢君讲过“戴妖”不满足于“学术精英”,还要做“政治精英”、做“国王”。

郑松泰亦在模仿戴耀廷的政治轨迹。不过,他更急功近利、更精于算计、更擅长寻找政治捷径。2012年郑松泰加入臭名昭著的港独组织“热血公民”。

公开资料显示,2012年2月,“热血公民”由黄洋达创立,以“反水货客”起家,并在香港本土思潮中风生水起。港嘢君猜测,郑松泰与黄洋达的勾结,可能始于“反水货客”运动。

“那里面(老牌政党)不会有郑松泰的位置。”按照民主党湾仔区议员李继雄的分析,加入新成立的“热血公民”,可以有更充足的发挥空间和影响力。在“热血公民”的乌合之众中,郑松泰凭着博士的光环,迅速占据二号“交椅”,并赢得“泰博”的尊称。

实际上,不论口才还是号召力,郑松泰都不及“头领”黄洋达。郑松泰擅长扬长避短,他凭借着写作优势,频繁地在网络媒体《热血时报》上发表文章、主持节目,鼓吹“港独”思想,鼓动“勇武”的暴力主张,迅速上升为该组织核心成员。

2016年10月,郑松泰代表“热血公民”出选新界西选区的立法会选举。初时,他因为知名度很低并不被看好,最后却一炮而红。

当选立法会议员后,郑松泰面临着身份的漂白问题。他深知,可以借助“热血公民”当选,但其“港独”名声和“勇武”主张,迟早会殃及他的议员地位。外界盛传,郑松泰一度预谋退出“热血公民”,却又舍不得它带来的政治资源。

郑松泰深谙“政治避险”之术。2016年10月当选议员后,他宣布“热血公民”撤出社会运动,放弃“勇武”主张,从街头组织改头换面为“政党”,制定“党章”和党员入党规则,连延续多年的“首领”的称谓都改为“主席”,话事权也由黄洋达一人移交至郑松泰控制的“内阁”。

权力的嫌隙渐生,分家之日来临。不久,郑松泰接任“热血公民”的党主席,而黄洋达则退出“热血公民”,只负责运作网络媒体《热血时报》。

戏弄国旗区旗丢饭碗,恐吓母校“跪求饶”

当选议员以来,郑松泰的精力主要用于养犬和街头政治,连反对派阵营都批评他,并无多少建设性议案。为搏出位,郑松泰不惜触碰政治、法律与人性的底线。

2016年10月19日,在香港立法会清点人数期间,郑松泰擅自离席走到一名建制派议员的座位上,他将一名建制派议员案头的国旗和区旗拔出后再倒插。

根据监控录像回放显示,郑松泰此举明显是蓄意为之。立法会主席梁君彦当场裁定,郑松泰行为不检并驱逐其离场。郑松泰也成为这届议会第一个被驱赶离场的议员。

出尽洋相的郑松泰还面临多项指控。根据香港法律规定,一旦定罪,不仅将面临最高10万港币的罚款,还可能面临三年的牢狱生涯,其议员资格也恐将遭到立法会褫夺。

2017年9月,香港东区法院裁决,判定郑松泰“侮辱国旗罪”“侮辱区旗罪”两项罪名成立,罚款5000元港币,但毋须入狱。

立法会则发起谴责动议。按照相关程序,谴责动议将以议员议案方式提交立法会,倘若得到在席三分二议员的支持,郑松泰将被褫夺议员资格。2018年4月,立法会议员谢伟俊提出动议,要求对郑松泰侮辱国旗和区旗行为提出谴责。

危急时刻,一干反对派目无法纪的嘴脸却暴露出来。

“谁也不能‘甩辘’!”有反对派“巫婆”之称的毛孟静率先站出来,她最先跳出来呼吁26名泛民派议员都要力挺郑松泰。

当时,毛孟静牵头成立的香港本土议会阵线正极力拉拢郑松泰入伙,郑松泰则两度请毛“食柠檬”。碰上软钉子的毛孟静并不甘失败,她更是趁郑松泰掉进水沟之际“雪中送炭”。

香港反对派远非铁板一块,残酷的内部倾轧远超与建制派的对立。对于郑松泰及其“热血公民”,民主党大佬李永达向来不屑一顾。当时,李永达还尖锐地批评郑松泰,不仅缺乏有水平的质询,更没有优秀的动议辩论,郑松泰的立法会角色只是“师奶量血压”。

受友人毛孟静之托,秉持“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江湖潜规则,民主党前立法会议员李永达也响应号召“挺郑”。“大敌当前,任何人只要他不是走向共产党一边,我们无理由不撑他。”

最终,在反对派大佬的袒护下,郑松泰得以保留议席,却丧失了香港理工大学的教席。2018年1月,香港理工大学一纸声明将郑松泰剔除教师队伍。

一时,悲愤交集的郑松泰大骂母校是“忘恩负义的狗”,并坦言自己“好记仇”。他还恶狠狠地发出威胁,将来“只做一件事”,就是以立法会议员身份“监察理大”,“到那个时候,你就要来跪着求我了”。

散布“猪论”绝亲情,分赃不均“狗咬狗”

郑松泰更是大胆复制戴耀廷培植“校园港独”的老路,利用教师身份,为“社会港独”培养一批又一批后备力量。他公然教唆年轻人参与暴乱,并指责反对上街的家长是“猪”“港猪”。

视戴耀廷为政治导师,郑松泰也深受戴的“野猪革命”论影响,后者曾将香港公众视为懒惰的“家猪”“港猪”。郑松泰则进一步离间人伦亲情,他散布“香港的父母从孩子一出生就不停地向孩子索取”,号召学生要与“港猪”断绝亲情关系。

与多数港独组织头目一丘之貉,郑松泰言必称“民主”“自由”,实则追求“精英政治”“独裁政治”。2017年6月,一段“热血公民”内部会议的秘密录音流出。这段录音中,郑松泰声称“公众系白痴,以为我哋系本土派”。

大骂“公众系白痴”之余,郑松泰还怒斥梁颂恒、游蕙祯“应该去死”,并自称委曲仍要顾全大局与梁游二人“扮friend”。

在港独势力内部,沆瀣一气与相互倾轧并存。这段录音出自2016年议员选举期间,郑松泰在录音中所提到的“热普城”,是“热血公民”“普罗政治学苑”和“城邦派”三家的临时选举结盟。最终,梁颂恒、游蕙祯、黄毓民三人败北,唯有郑松泰赢得议席。

“热普城”瞬间分崩离析,并留下一地鸡毛。郑松泰不仅大骂梁颂恒、游蕙祯“应该去死”,更是与“教主”黄毓民决裂。

乱港组合往往“始于金,终于钱”。何况,出身小商贩之家的郑松泰更是锱铢必较,所谓“郑黄大战”一触接发。

录音中,郑松泰指责黄毓民“断粮”:停止向《热血时报》支付每月三万元的经费,只好停止联播节目《大香港早晨》。

录音曝光后,黄毓民则在一档网台节目中直斥郑松泰“讲大话”,并指责郑松泰早前允诺公开募款,成立“热血?狗仔队”。但是,收了捐款后,却不见“狗仔队”运作。

“郑黄大战”只是乱港阵营金钱政治的缩影。2019年8月,两名搞事者因为分赃不均而争吵的视频曝光。

短片中,一名身穿黑衣的暴徒受到同伙质疑:一直没有出示购买暴乱装备的收据,谁清楚你买了多少头盔?

“阿泰只给了6000元”,受质疑者则辩解,他有责任隐藏捐款人的姓名等隐私,故不能公布账目明细。

所谓“阿泰”正是郑松泰。为了一笔笔“黑金”分赃,乱港组织内部内讧不断,频繁曝出“狗咬狗”的丑闻。

作者:冯雨杰

首页 - https://hnydg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