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英对港立法修改《逃犯条例》表关注 中方:坚决反对以此做文章

返回首页

最后更新时间 - 责任编辑 - 赵宇祺

曾经的IT培训第一股达内教育,已经连续两个季度没有发布相关财报了。

2018年,达内教育收入22亿元,巨额亏损5.9亿元!其中销售费用11亿元,同比大幅增长55%,管理费用6.4亿元,同样增长64%,这两项就占去了收入的80%。

在2018年年初,公司市值近10亿美元,但之后便开启了异常稳定的下跌趋势,一路下跌超过92%,至今市值仅剩下6000多万美元。

问题出在哪里?

蒙眼狂奔少儿编程

答案是allin少儿编程童程童美。

达内教育是成人IT培训的标杆,在少儿编程领域也早早试水。2015年年底就推出少儿品牌童程童美。尽管一直亏损,但仍在全面扩张。

2018年,童程童美新增117家直营店,其中收购21家,主要是西安的“好小子”机器人+编程培训。仅仅两年多的时间,就全面“攻城略地”,在全国53个城市开了148个校区。

但开直营店的风险在于,前期需要大量的资本性投入,包括店面的租赁、装修,以及人员的招聘,但学生是逐步招收的,现金流入有限。这意味着新开店面短时间内仍需资本持续输血。

童程童美2018年收入4.5亿元,员工4000人。截至2019年7月,员工数增长到6500人,童程童美的直营店多在一二线城市,平均一个员工年薪就得10多万元,加上房租、管理费用、营销费用等,人均成本20万元是一个及格线。如果想扭亏为盈,简单计算,其2019年收入需要13亿元——收入需要翻近3倍,这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目标。

虽然童程童美背靠上市公司达内教育,但如此大规模的烧钱,仍然有点吃不消。而童程童美还计划在2019年新开80家直营店,这样大规模的投入只会扩大亏损。

据了解,达内教育集团内全力支持童程童美项目扩张,考核收入而不考核利润,导致业务人员不计成本追求收入增长。而另一方面,少儿编程的直营店模式,尚在市场探索阶段,能否被证明成功,仍有待时间检验。

蒙眼狂奔少儿编程后,达内教育如何收场?

“流血”获客

再说少儿编程的在线模式,目前最大的问题,是资本热钱催生获客成本提升。

因为没有成功经验参考,在线少儿编程的公司,都在摸石头过河。当资本潮水般涌入后,大家都想着烧钱补贴、抢占市场份额、做大规模,结果摸石头的工夫没有了,直接冲进河里。

2018年年中之前,少儿编程的获客成本基本在3000-4000元,多家拼杀后,现在逐渐上涨到超过1万元,已经超过少儿英语。线上的流量基本集中在百度、头条、腾讯,VC投资给创业公司的钱,最后都进了这些巨头的口袋。

但问题是,教育培训公司不是互联网公司,做大规模后,并不一定能带来边际效用的提高,而且市场的成熟度远远不够。

资本已经加速行业提前进入洗牌期,烧不起钱的机构将会面临极大的挑战。2018年及以前,编程培训机构的融资都很容易,高速发展下,行业问题没有暴露,但随着资本市场遇冷,问题开始逐渐暴露。

少儿英语已经证明在线1对1模式的不可行,因此,编程猫、傲梦都开始被迫寻找新的出路。编程猫的出路是做加盟,目前全国加盟已经超过500家,按行业普遍的加盟品牌费10万元左右计算,加盟费已经回收5000万元,这部分的利润率会很高。

但加盟只能是作为短期套现的工具,改善现金流,并不能帮助解决获客问题。在线的少儿编程去做线下加盟,实际是左右手互搏,因为客户不会选择线上、线下同时消费,去了线下加盟机构学习,就不会再去学习线上的付费课程。而且,从加盟商的利益考虑,线下都是自己的学生,不会鼓励学生去选择线上的课程。最后的结果无外乎,编程猫把线下加盟商的学生挖到线上,或者加盟商把线上的学生挖到线下。

反观达内教育,有极强的销售基因,做线下少儿编程培训的童程童美依然大规模亏损,这些加盟编程的“散户”,能力会更强?如果2-3年后,这些加盟机构不能正常盈利而出现问题,对编程猫的品牌将是极大的伤害。

录播课模式的编程公司,多数都拿到了相对大量的融资。因为边际成本低,虽然获客成本同样高,但是相对比1对1的线上直播还是要低。另一方面收费价格低,核桃编程49元/5节课,西瓜创客一个阶段199元,3人拼团的单价只要99元,客户的试错成本低,愿意尝试。低成本、低价格的商业模式,降低了一个新产品进入市场的门槛,同时也匹配了少儿编程现阶段发展的需求,短时间内能收获大量用户。

虽然多家机构对外宣布有十几万、几十万的付费用户,但都是累计用户,实际的收入规模有限。而且,录播课的问题是完课率低、续费率低,这同样是用资本的钱“流血”买用户,所以录播课的公司也一直在亏损。如果在烧钱获取用户后,不能有效升级商业模式,实现盈利,同样无法持久。

很不幸的是,纯线上的少儿编程,现在还没有一家能实现良性自我发展。

当资本已经回归冷静,谁来持续输血?

洗牌在即

根源性问题,纯少儿编程作为独立的产品,面临四个无法规避的障碍:

课程体系延续性差。目前的少儿编程培训,都有scratch、Python、C++三类编程语言的学习,但这三者之间的连接性差,scratch、python和C++如何支撑起一个覆盖8-15岁跨度的连续性课程,既能保证持续调动孩子的兴趣,又能有外化的效果让家长愿意为孩子的兴趣持续买单,是所有纯少儿编程机构都亟待解决的问题,因为这直接决定了完课率和续费率。现在大家都在持续拉新,看起来数据不错,但接下来这会是一个不得不面对的尖锐问题。

和学科培训的强竞争。编程学习,一般孩子最低从8岁开始,即使压低到6岁,客户群体还是比较少的,而且8岁以后的孩子学科压力增大,编程就直接面临和学科培训的强竞争,竞争对象不是其他的素质教育,而是语数外。

客户年龄难以下沉。最有时间学素质教育的孩子,是在8岁以前,更多是在学龄前,但由于少儿编程内容的特殊性,这些孩子学不了。8岁以后又面临学科培训的强竞争,这两点导致少儿编程的生源量不会很大。

课程差异化低。现在市面上几乎所有的少儿编程机构,都是采用MIT的scratch语言作为基础研发课程,毕竟scratch有深厚的理论和研究积累。即使编程猫号称自己研发的Kitten语言,实际也是从scratch改编过来的,就连logo也是致敬Scratch的那只猫。培训机构的核心竞争力一定不是工具,而是课程,如何通过课程差异化地提高学习效果,是少儿编程机构需要重点思考的。

从这些根源性的问题来考虑,机器人和编程融合,可能是目前可行的出路之一。

第一,解决客户年龄下沉问题。

纯编程无法实现客户年龄的下沉,但是机器人课程可以完美弥补这个问题,机器人前端的积木课程更适合学龄前孩子。童程童美的积木、机器人课程的占比在逐渐提高,极客晨星也开始大量嫁接积木、机器人课程。

第二,解决线上线下融合和获客问题。纯编程分别做线上和线下的模式,存在客户分流的风险,而且很多二三线及以下的城市,编程老师缺乏是短时间无法解决的,但机器人培训已经渗透到三四线的城乡,老师问题已经解决。如果通过机器人课程做线下店,再引入线上的编程课程,理论上可以将线下流量导到线上,解决线上编程的获客问题,因为线下店导流的获客成本是极低的。同时,也解决了低线城市编程老师缺乏的问题。

资本短时间内助推出行业的高速发展,可以掩盖很多问题,但现在投资方的日子不好过了。

2015-2016年募资的很多教育基金,在2016-2017年投资了大量项目,过于拥挤的投资环境造就了很多估值虚高的项目,3年期之后,大概90%的项目是亏损的,比如,新东方2019财年投资项目减值1亿美元、好未来一个季度(2019年3月-5月)投资项目就减值了8000多万美元。

而亏损之后,第二期基金的募资就遥遥无期了。所以2019年开始,市场上的投资几乎呈直线下滑,这不仅仅在教育行业,其他行业也有同样的情况。

随着经济增速放缓,需求端也会出现较大的压力。此时依靠资本输血的机构,必然面临最严峻的考验。

接下来的一年,少儿编程行业大概率会出现一轮洗牌。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作者声明:本人不持有文中所提及的股票

(责任编辑:马欣)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首页 - https://hnydg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