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名记:阿森纳对内雷斯很感兴趣,欧冠次回合将派球探考察

返回首页

最后更新时间 - 责任编辑 - 郑梓塬

广东在芯片制造上有了新动作。

9月20日上午,粤芯12英寸晶圆项目在广州开发区投产。这也是广州第一条、广东省唯一一条量产的12英寸芯片生产线。

该项目以高端模拟芯片、汽车电子、生物医疗检测、5G前端模块等产品为主要方向,预计将实现百亿级的销售目标,带动上下游企业形成千亿元产值的规模。

比288亿元(两期合计)的投资金额更引人关注的,是长期以手机制造闻名的广东,向着产业上游高端环节再下一城。

广东高端产业的再一次“进球”

戴着一副眼镜的粤芯半导体总裁及首席执行官陈卫,在读书期间最爱的运动是足球,最难忘的是每一次进球的兴奋和快感。

中山大学毕业后,陈卫在新加坡做过工程师,回到汕头大学做过老师,又去了上海工作多年。

归来广东经营的粤芯半导体项目,是他毕业多年后的再一次“进球”——或许也是影响最大的一次。

这份荣誉不仅属于他个人,也属于整个广东,也是广东在高端产业的再一次突破。

粤芯半导体项目总投资288亿元,两期全部投产后将实现月产8万片12英寸晶圆。

自2018年3月打桩、10月封顶、2019年3月设备搬入,再到6月开始“投片”,9月20日开始“量产”……

短短一年半的“粤芯速度”背后,是广州发力芯片制造的决心。

如今,项目顺利投产,至少有这样三重意义。

其一,它让广州先进制造业“缺芯”成为历史。

其二,它让广东省没有量产12英寸芯片生产线成为历史。

其三,它与广东已有的电子信息产业组成了涵盖芯片制造到软件开发的全产业链,这在全球都属稀缺。

粤芯半导体相关负责人向记者透露,该项目一方面与其他欧洲、日本企业进行技术交流,同时也在规划研发团队开发自主技术,希望为"国产替代进口"的转向经营探寻新路。

广东全产业链有多牛?从芯片到应用全包了

就在粤芯半导体投产的前一天,华为发布Mate 30系列手机,搭载的是半个月前刚发布的麒麟990处理器,该系列芯片中的麒麟990 5G是全球首款旗舰5G SoC(系统级芯片)。

技术领先带来的冲击跨过了太平洋,不久前的苹果新品发布会上,罕有地将华为作为对比友商之一。没有5G手机产品的库克更以“5G不成熟”回应市场疑问。

短时间接连发生的“大新闻”,说的其实是同一件事:

广东正在崛起为全球电子信息产业的新高地。

多年来,广东电子信息产业深受“缺芯少魂没面子”(缺少芯片,没有操作系统,没有先进屏幕)之痛。

从2001年创业以来,从事芯片设计的安凯(广州)微电子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胡胜发,就一直期盼在广州本地就能找到晶圆加工基地。“目前,中国大陆晶圆制造总产能仅占全球总产能不到8%,但另一方面芯片需求却占全球总比例的16%,且逐年提升。”

然而,要实现这个期盼何尝容易。

在芯片制造环节,电路设计等基本掌握在欧美大企业手中,晶圆制造等主要集中在欧美国家和中国台湾地区。

“全球将近1.4万亿的半导体芯片市场份额,实际上近60%的芯片市场在中国,中国近60%是在珠三角。”陈卫说。

在粤芯项目投产前,全省仅有两家芯片生产企业,其产品大部分为8英寸和6英寸晶圆,全部产能约7万片/月,远不能满足粤港澳大湾区芯片供应需求。

粤芯12英寸晶圆项目的投产,无疑将让这一状况大为改观。

更重要的是,广东并不只有粤芯。

除了具体产品,华为海思更建立起自有芯片设计、量产与封测的“一条龙”模式;

在软件层面,华为正式发布自主研发的鸿蒙操作系统,引发广泛关注;

在屏幕端,伯恩光学、华星光电等企业实力雄厚;

在终端制造方面,广东制造了全国接近一半的手机;

在软件应用领域,则有腾讯、网易等头部企业支撑。

补齐芯片制造这一关键环节之后,广东在电子信息领域的全产业链优势更加凸显。

广东上场,全球芯片产业“赛场”有了新面孔

芯片制造,作为高端产业的代表,每一次格局的变动都惊心动魄。

1946年,日本品川御殿山的一个破旧不堪的简易厂房里,38岁的井深大和25岁的盛田昭夫开始了自己的创业。几乎在同一时间,贝尔实验室正在研发世界首个晶体管。

数年后,盛田昭夫从父亲借来的20000美元,高价从美国买回刚刚面世的晶体管技术。他赌对了——60年代开发出世界上第一代晶体管小型磁带录音机,大受市场欢迎。

同一时期在美国,两位技术专家从仙童半导体公司辞职,创立英特尔。美国和日本的并立格局就此确立。

然而,随着日本经济的崛起,美国开始对日本经济进行压制,加上国内生产成本的不断上升,日本的芯片制造产业开始流向韩国。

就在这个历史关头,1987年,56 岁的张忠谋创办台积电,“独辟蹊径”通过专门的晶圆代工,在芯片制造这一领域“虎口夺食”并迅速占据市场,2017 年,台积电市场份额约 55.9%。

近年来,随着中国电子信息产业的发展和消费市场的兴旺,加上政策引导,多个省份、城市都在瞄准芯片这个“城墙口”。

南京打造“芯片之城”,北京、合肥、西安、上海、无锡等城市也都纷纷引进晶圆制造产业。

目前,中国已建与在建中的12英寸生产线共26条,全部建成后产能将达到111万片/月。

但即使如此,也只能满足所需产能的50%。

这也正是广东发展芯片制造的空间所在。

根据《关于贯彻落实〈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的实施意见》,广东将电子信息作为五个重点打造的世界级先进制造业产业集群之一。

在制造端,广东优势明显:2018年,广东制造的移动手机产量占全国46.8%。

在研发端,广东相对薄弱但正在迎头赶上,大科学装置、省级实验室等平台加快建设,创新人才等不断集聚。

产业向上,科研向下,交汇碰撞下就是战略性新兴产业的蓝海。

“2014年起中国半导体发展成长领先全球,在2017年增长率是24.8%,主要来自汽车电子、AI与5G。”陈卫说,随着5G时代的到来,中国芯片未来可期。

如果说石油和钢铁是现代产业的基石,芯片和计算能力就是新一轮产业革命下的石油和钢铁。

在全球芯片产业,欧美、日韩、中国台湾和中国大陆将上演怎样的“四方演义”?

有一点可以肯定:广东已经上场,而且实力绝对不容轻视。

【策划】郑佳欣

【南方日报记者】王彪 陈思勤 李欣

首页 - https://hnydgy.com